克尔白天房一场快闪旅行中的科学问题-M神经科学实验室

作者:admin 2017-01-24 00:12:24 标签:
一场快闪旅行中的科学问题-M神经科学实验室
这周我进行了一次快闪旅行青礁慈济宫。快闪旅行是我定义的旅行类型,马氏定义是:一场在他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迅速逃离学校,同时在他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又回到学校的旅行。
旅途中的美景自不用多说,镜泊湖作为世界地质公园,一个5A级景区,确实有它该有的样子。之所以能给这么高的评价,是因为我也来自一个世界地质公园,5A级景区,它叫黄山。镜泊湖的美不输黄山,票价比黄山便宜很多!适逢淡季,我感觉自己简直可以算得上花50块钱承包了整个地质公园,体验实在是非常良好。此处应有图和真相。

寂静盘山路

曲径通幽处
本文画风感觉要跑偏到旅游杂志类了,拉回来。风景当然很美,但是从哈尔滨到镜泊湖的路上我可是吃了点苦头。这大概就是王丞相告诉我们的人生哲理:“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而我关于快闪旅行中的第一个科学问题,就是从路之远开始的。
为了做到快(sheng)闪(qian),我的交通选择了哈尔滨、牡丹江往返的夜车,这样就省去了住宿费,同时节省时间成本。为了让自己睡好点,从哈尔滨到牡丹江,我买了软卧票。然后,在软卧车厢里,住进了一位鼾声如雷的大哥。大约在晚上11点的时候,我被热醒了,耳畔骤然响起如雷鼾声。在那个晚上,我比任何时候都想念我的小骚红,一个同时具有物理降噪和数字降噪功能的耳机。鼾声固然让我无法入睡,于是干脆开始观察这个大哥的呼吸频率。大约在晚上12点时,大哥的鼾声突然变小了,我喜不自禁,没想到10几分钟后,这位爷的鼾声又回到了原来的分贝。我仔细想了想单农男装,感觉声音变小,可能是因为他从快速眼动期进入了深度睡眠期。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说明这位素不相识的大哥,虽然睡眠时间长,但是深度睡眠可能不够,也就是睡眠质量不高。于是,在12点时,我不再想念我的小骚红,反而迫切希望有个电极帽安在这位大哥的头上,好让我验证一下,鼾声大小和睡眠周期的关系。
感觉这里需要科普的一个点是,打鼾并不代表睡眠质量高(俗称睡得香),通常是说明在睡眠中存在呼吸暂停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治疗打鼾的方法中,有一个方法就是自助呼吸机,这种呼吸机主要就是供氧的,因为打鼾的人相对于不打鼾的人来说,睡眠时吸入的氧气含量较少,长此以往可能对脑有影响。所以说,如果发现自己打鼾很严重(比如我在软卧遇到的这位大哥),我的建议是,还是求助一下专科医生比较好山人自有妙计,毕竟这可能是个病理性问题。
于是这里引发了我的第一个研究兴趣,就是深度睡眠和呼吸频率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房仕德这个问题目前我还没有的得到解答杨佳川,我的计划是去检索一些论文,然后找相关领域的研究者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毕竟从观察中得出的猜想,有时候会因为逻辑惯性,而勾连出一些并不存在的因果/相关关系跳皮筋的玩法,我称之为瞎鸡儿想的科学希瑞吧。
好容易凌晨四点多到了牡丹江站,匆匆洗漱后吃了个早饭,又开始等去往东京城镇的硬座火车。东京城叫这个名字跟渤海国有关,跟霓虹国没关窦仙童,就不要随便吐槽它的名字了。因为是个淡季,虽然七点多就到了东京城,可是东京城发往镜泊湖的车因为乘客少的缘故,所以一直等到9点30分才发车罗布泊之谜。关于这一点真的有点想吐槽,就说一句:市场规则啊,市场规则,我在黑土地呼唤你。一路上大概都是昏昏沉沉的,单曲循环的是《依然爱你》。不是因为我喜欢听,而是我的缓存音乐有一大半都入v,非在线环境不能听,只剩这个......这个部分是没有科学问题的,因为前一晚没睡好,脑子完全不转。
好在,一路颠簸,终于到了镜泊湖,一下车我就知道feel对了。因为,我感受到了醉氧的微醺,空气好到我以为我登上了黄山赞汉字。虽然没休息好,但是氧气超充足,脑子终于开始正常运转,买了个票就匆匆进入了镜泊湖国家世界地质公园进行瞎转悠之旅。

一个学生票只卖50软妹币的良心景点
镜泊湖的地貌非常有意思,由于镜泊湖本身是一个火山熔岩形成的高山堰塞湖,所以在景区内随处可见神奇的柱状节理。同样的柱状节理我还在台湾地区见到过,准确来说是台南的海岸线边,在镜泊湖走着有时感觉自己在台南。所以第二个问题,是我想问搞地质研究的同学的。(我感觉岩土专业似乎也能回答上一点)威海潮汐表。 这个问题就是,可不可以根据这种柱状节理,推断出当时镜泊湖地区地质运动的形式和方向?我依稀记得高中地理说,不同的火山熔岩形成的岩石,之所以有硬度的差异,是因为火山熔岩在地壳中受到的压力不同。

这种岩石大概长这样
我在镜泊湖暴走4w多步,是把北门一小圈所有的路线都走了一遍。一边走一边觉得这地儿是真好,清静,空气好,又有那么多绿植。真的是清修的好地方。这里强烈建议大家去镜泊湖游览,实在放松身心,舒解压力。虽然这个季节去,看不到瀑布克尔白天房,看不到就看不到吧,人生总得留点遗憾才美好。但是人少的好处真的是远大于坏处。此处应再有几个图。

一个看起来是禅修地,实际是个杂货间的房子

马小姐的背影,写着“浙江大学”四个大字

枯水期的瀑布君
镜泊湖的样子,有点像黄山cp太平湖,真的有点像。太平湖的话,就比较喜欢套近乎的这么一个湖,它的姐们是日月潭。(这个不是我编的,是日月潭真的和太平湖结成了姐妹湖。。。大概就是湖中的义结金兰吧)。这里就不放图了,毕竟全剧透了,自己还有什么去看的意思呢?
总之在镜泊湖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最终回到牡丹江市,吃了碗葱油面(因为突然特别想吃),逛了大润发俳句之神,看了妇联3。这倒不是因为我追求什么沉浸式体验,纯粹就是火车票买迟了打发时间......七七八八最终登上回哈尔滨的火车,这次是硬卧,还是个上铺。我没睡过上铺段文凝,光爬上去就吓个半死。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我的哥们儿老唐给我发微信时,我正跟个僵尸一样笔直躺着g163,生怕自己掉下去。于是老唐用一种,“你他么是个弱智么”的这种眼神(这个是我脑补的,我就是脑洞就比较大的一个人)给我科普:“你躺着的时候,重心低于你旁边的护栏,所以正常躺翻不下去的,放心。”这件事说明,物理学的好,还是能少很多不必要的烦恼的,当然,第二天早上一起游早场时,这人还在跟我科普什么你游泳时先手后脚,这样身体成了一个楔形,阻力会小,手应该是45度这样就会有两个分力balabala的,也是真的很欠揍了!这是后话。
返程时,我在硬卧睡的很香,不是因为没人打鼾,而是因为太累。醒的时候还是听到此起彼伏的鼾声,感叹的是我国成年人的睡眠问题应当得到重视。周三早上4点半,我抵达了哈尔滨,还坐上了5点发车的5路公交车年妃,从东大直街行驶到了西大直街。套一个梗,我见过4.5点钟的哈尔滨了。

嗯,哈尔滨这座城市啊,在没睡醒的时候,特别美。
文末彩蛋:
镜泊湖旅行攻略(暴走预警!!胡中华!)
无车族:从哈尔滨乘火车到牡丹江,再转去东京城的火车,再转东京城去镜泊湖的汽车(东京城距离镜泊湖车程大约30分钟)
有车族:问高德地图,开车去。温馨提示不要疲劳驾驶。
关于吃:淡季很多店子不开,开的店子可能很贵,所以宝宝选择全麦面包。
关于路:比黄山好走一万倍吧,我跟你讲,真的很平缓。本人健身房练的体能上去了,4w步基本没有疲劳感。你也可以~
关于票价:大学僧半价优惠抓紧时间用吧!烟酒僧就要全票了!
关于值回票价:远值票价。
关于船:在黑龙潭,花50块近距离看1分钟跳水,这个你其实岸上凑近点就能做到......(我的意思就是不建议坐);在镜泊山庄,坐100块的船,往返1个半小时看湖景,这个可以有。(但是我因为在淡季错过了攒了一班人的船,没坐上)
关于景区交通:不知为啥没有高尔夫球场的小车,而是小巴,感觉这点不是很好。不过景交12块钱,24小时发班,每10分钟一班,真的是很人性了。但我没坐,因为我特别能走。
关于厕所:果然,5a级景区的厕所有很多星级的。黄山也是,镜泊湖也是。
关于其他:出门旅行要买保险,地质公园蚊虫多,喷雾药膏备一些,旅行别瞎搭讪,景区不让去的地方别乱去,否则害人害己(参见fu dan 18驴,自己瞎闯未开发区,害一个年轻警察殉职),最后,安全意识一定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