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名抄袭一夕碎烟梦不成(第十一章)-魔鱼岛

作者:admin 2019-02-24 22:41:42 标签:
一夕碎烟梦不成(第十一章)-魔鱼岛


文 | 缪四儿 · 主播| 谦钟素

1
将军差人将打着灯笼将刘管家送回去,携了小满回到书房,眼见着李兴半张脸肿的锃亮,嘴角也青紫起来,小满泪眼汪汪地看着,凑过去用嘴轻轻吹吹,小心地问:“兴哥哥,疼么?”
“不疼!”他大剌剌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六儿从宝阁上取了活血化瘀的膏子给他涂,刚碰到就龇牙咧嘴地吸了口气,蝎蝎蜇蜇的叫起来:“轻点,轻点,笨手笨脚的。”
小满方才救人的英勇无畏这会儿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看到了将军的那一刹便忽然泄了气,只觉得满腹委屈难过,察猜眼泪止都止不住。将军一边给她抹泪,一边心疼地什么似的劝慰:“好了,不哭了,我以后早些回来。”
厨娘亲自端着食盒送来了饭,小心翼翼的安排在案几上,灰溜溜的回去煮五个时辰的莲子百合粥去了森本贵幸。小满只觉得脘腹胀满,摇头说吃不下。
将军亲自盛了半碗粥喂她,一边说:“不吃饭没力气,吃饱了才能耍剑,我们小满有勇有谋,胆识过人,将来肯定能做个女将军!”说着,脑袋里想象着这小人抱着比她还长的剑,刺伤那潘二的场面,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满疑惑地抬头看他,那双大眼睛里分明写着,李兴哥哥的脸都被打成那样儿了,你怎么还笑呢?
将军被她看的怔了一下,意识到不妥,赶紧说:“等我忙完了,把那群人都打发了,将军府不要那些坏人,替你和李兴出气!”
旁边的六儿和小草儿听了,对视了一眼,继续给李兴抹药,装着没听见。不想将军继续说道:“以后咱们府里就听小满的,咱们小满说干什么就干什么魏汉冬,想吃什么就做什么,你说好不好?”
小满看着将军幻城凡世,心想比我父亲还好,我父亲还说小孩子不能纵着呢。这样想着依然摇了摇头,慢吞吞地答道:“不好!”
“为什么呢?”将军觉得奇怪,这样哄她都不行么?
“您是一家之主,一切要听您的才对。”小满就着将军的手喝了一口粥,认真答道。
将军露出赞许的笑容,叹了口气说:“我们小满年纪虽小,却是如此识大体,将来肯定是个好姑娘啊!”
小姑娘喝了小半碗粥便再也喝不下了,六儿伺候她洗了脸,又怕刚才在风口里哭皴了脸,拿香脂给她抹了脸,便拿斗篷围了要带她后面暖阁去睡。
小满磨磨蹭蹭不肯走,又不说什么,六儿牵着她,她身子后仰,一步三回头的蹭到门口。将军看出端倪西安金翅鸟,便问道:“是不想回去睡浪漫沙加3?还是有话要对我说?”
小满垂了头,手指头扣着袖口的丝线,愣了好大会儿,扭扭捏捏哼出一句:“我害怕!”
将军听了,笑了起来,说:“我们小满拿剑杀人都不怕,自己睡觉反倒怕起来了!”一边笑一边伸手招呼她:“来吧,在这里睡吧,叔叔守着小满!”
2
小人儿听了,顿时两眼放光,喜笑颜开的跑过来。也不用六儿伺候,自己迅速脱了鞋爬到榻上,拿被子盖住脚,然后学着将军的样子靠在软垫上,眯起眼,极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
六儿和小草儿无法,跟将军告退自回暖阁儿去睡了。
李兴看小满那极享受的样子,想笑又不敢咧嘴,捂着半个脸说:“看看你,女孩儿家,不回闺房睡,老赖在这里算什么呢要走的阿老表?”
“我愿意!”她乜斜了眼,拿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将军怕榻上被褥不够暖和,亲自拿起一床被子在火盆上烘了烘,给她盖上。李兴睡在外间,将军安置好小满,也坐在榻上,靠着软垫提问小满《诗经》里的《鹿鸣》。
小满半闭着眼睛,有板有眼的念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到后面声音渐渐低下去,慢慢的含糊不清,呓语一样了。
吴勋转脸一瞧,不由失笑。小丫头嘴巴微翘湘夫人教案,眼睛已经半阖了,便托着下巴不再作声。看着她长长的睫毛慢慢的覆盖下来,呼吸匀停,渐渐睡过去了。眼前的小人不久前还是个需要奶妈搂着睡觉的孩子,今天为了保护对自己好的人,居然拿剑去伤人!
吴勋越想越觉得这孩子可爱,平时乖巧伶俐,被逼到极点居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纯真性情,那种大无畏的精神,真让人赞叹。
吴勋用手抚了抚她额前的那缕头发,软软的,完全不像那骨子里藏着的刚强性子。那小人砸吧砸吧嘴,扭扭身子,一只手搭了上来,嘴里嘟哝着“姆妈!”
小手搭在腰上法拉美穗,吴勋吓得不敢动弹,就靠着软垫卧着。窗外响起了飒飒的风声,夜越来越深,那小手搭在腰上,触动着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儿。
前院的人都渐渐安睡,后院新房里的灯依然亮着,嫣红困得两眼发涩,依然在替新夫人捏着腰腿。案上的灯火摇曳,在墙上映出一个庞大的影子来,是放大了的腰肢和臀。
3
新夫人看着墙上的影子发愣,第一次怀疑,自己难道嫁错了么?
在府里第一次见到吴勋郑智慧,他穿着墨色深衣,交领镶了朱红的宽边,用金色丝线绣了乘云纹,腰间垂着一块莹白润泽的玉佩。
他仰头站在那棵丁香树下,颀长的身材,负着手朗基奴斯枪,风吹过,衣袂翩翩,恍若天人。
她不由看的呆了,忽然那人垂首走下台阶,不经意间的抬首一瞥,眉似刀锋,目若寒潭,自己顿时心如撞鹿木头姑娘 。
那一瞥一下子便刻在心里,再也忘不掉。急急向父亲打听了,便打定主意要嫁他,为了表决心,躺在闺房里一连三天不吃不喝。
父亲无法,只得向国君求助,毕竟是舍了相国的一张老脸,国君趁着将军凯旋,用奖赏的由头赐了婚。
本以为仗着自己的容貌可以轻易俘获他的心,可是他对自己冷似寒霜灵溪风景区,甚至都不看自己一眼。即使客气,也是当着相国府的人,无非是做做样子风球子,顾忌父亲是相国罢了。
本想乘机摆布了那小丫头,想他碍着父亲的面子,也不能把自己怎么着,障碍除了,再慢慢做长久打算。可如今这阵势信仰之名抄袭,俨然已不把父亲放在眼里了。
自己或许是激进了些,可那小东西在那里宝贝似得供着,占满了他的心和眼,不除去他根本看不见别人。
自己好歹也是他八抬大轿娶进府的,如今晾在这里,有名无实,守活寡一样,这不是坑了自己么。想起他今天那副冷面无情的模样,真真是整个心都凉透了。
他那把剑,或许就是手刃前夫人的漓江的水,自己当时都要唬得魂飞魄散。或许父亲说的是对的,这人面冷心冷,翻脸无情,可就挡不住自己喜欢他。
眼泪汩汩的流出来,一直渗进枕头里,冰凉一片中森名菜。分院而居,分灶而食,以后想见上一面也难,这样才真是没有了一点机会,也没有任何指望了海门人才网。
新夫人第一次彻底睡不着觉了,哭了半夜,两个眼睛肿的桃子一般,整个人蔫蔫的坐在榻上,直直的看着窗户,仿佛失了魂魄一样。
前院辟出一处房子做了厨房,李妈是府里的老人,自是靠得住。将军在家的时候就和小满一起用饭,不在家李妈也特别看顾几个孩子,日子一时过得顺遂莱蒂齐亚。
正月十五是小满的生日,将军送了一方古琴给她,那琴桐面杉底,通体黑漆,纯鹿角灰胎七月的天山,发错综层叠断纹,犹如水波之状,灰胎之下有一层纹理疏松的黄色葛布底。
琴背作圆形龙池,扁圆风沼。琴音苍韵松古,温劲而雄,琴背龙池上方刻寸许楷书“绕梁”两字。
小满曾经跟母亲学过抚琴,不过年龄小,过不多久都忘个差不多了。如今将军雅兴,坐在湖心亭中,手把手的教小满抚琴。
他一边仔细跟她讲琴的学问:“古琴由上古圣人伏羲创制,长3尺6寸5分,代表一年有365天,琴面是弧形,代表着天,琴底为平,象征着地,又为天圆地方之说。古琴有13个徽,代表着一年有12个月及闰月。古琴最初有五根弦,象征着金、木、水、火、土少年阿凡提。……”
次日将军早朝回来,面色阴沉,似有不快,低头闷坐在书房案前。李兴端了茶过去,正偷偷瞅他的脸色,忽然见他抬起头来,盯着李兴问道:“如果我现在要出趟远门,你能照看好小丫头么?”

推荐阅读

一夕碎烟梦不成(第八章)
一夕碎烟梦不成(第九章)
一夕碎烟梦不成(第十章)

只讲故事的公众号
你有故事,你想写故事,
想听我们的故事,魔鱼岛都欢迎
您的到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版权归本平台所有 转载请联系“魔鱼岛”

作者简介:
缪四儿,一个喜欢砍桃树捉妖睡后娘的臭道士。
主播简介:
谦钟素,喜欢听故事,喜欢编故事,想要讲故事给你听。
本期编辑: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