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烟尘txt全集下载一只爱我的小猫走了-不加V

作者:admin 2015-03-10 20:05:57 标签:
一只爱我的小猫走了-不加V
7年前的今天,我在超市门口的纸箱子里看到3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心里一沉,想抱走又不敢,不知道该怎么喂。进去买了几袋牛奶出来,纸箱子里只剩2只。超市快打烊了,我怕一晚上没人收留,它们会被扔垃圾桶。心一横就抱着纸箱回家。取名小四,老六。
对我来说,这个决定等于失去自由。在我只有一只猫时仙落卿怀,还能带她四处迁徙,有了3只猫,就哪都不能去了。因为一个单身女人,拎个行李箱就够累了。哪有三头六臂拎三个猫箱再加砂盆水盆。
带回家时,两只小猫饿得喵喵叫,可是它们刚从母猫的乳头离开,还没学会喝水,牛奶倒在碟子里,它们还没舔到嘴里,就先呛一鼻子。我急得一晚没睡,天一亮就坐车进城找到卖羊奶粉的宠物店,再回来找到修自行车的巷子,买一截套气门芯的管子,把它套在针头上,到下午时,终于喂上奶了。
小四是个激进的家伙,咂奶的动静大,一次把管子都吸掉了,眼看就要被吸进喉咙里,我赶紧用手一揪,给揪出来。不然,它就给噎死了。
没有妈妈,所以它们连拉屎拉尿都没学,一天四次喝完奶,我就得追着屁股后头大话腐女,用热水润过的纸巾,刺激它们的肛门怒剑狂花,促进排便。一边在后头擦地上的屎尿。它们顺利地活下来,会用砂盆,能吃泡软的幼猫粮时。我颇有成就感:我是了不起的猫妈~
它们满月后,我纠结过几天,送走还是不送走,发了寻领养启事,却对有意向的人反复盘问,又不想两只小猫分开,又不想它们在不安全的环境,最后,还是我选我。
5天前,小四在医院抢救失败,走了。我哭了很多场,被告知麻醉有风险,风险为5%时,我跪在它面前哭,它被带进手术室,我想到生死离别哭,从手术室出来,它麻醉刚缓过来一点,疼得想呕,又吐不出来,嗷嗷叫,我心疼得哭。
打完止吐针,它安静了,虚弱不堪趴着,我天真地以为它在休息,夜里无眠等着看特护发的视频,它都是睁眼昏睡状态,觉得很不对却又没办法,第二天早上一去,晃晃它的身子,知道它已半休克,我立刻慌了。医生讨论了一上午,还是决定给它透析,进透析室前,它挣扎了几下,想挣掉脖子上透析的导管,没人帮它。透析才10分钟,它就心脏骤停了。
医生一直说风险不大,院里有几只猫狗,也是做完人工输尿管再透析的,都救过来了,出院了。我信了米鼠网。他从透析室出来说,说小四不行了,我像被打了一记闷棍。扑到小四身上,嗷嗷叫了几声。完了,我们都完了。它相信我这个人类,我相信比我复杂的人类。让一天前还鲜活的它,失去了生命。
手术同意书是我签的搜同网。而转诊时是说去透析,用最快的方法把毒素排出去,肌酐1800只有透析能救它。去到看半天,又说一侧输尿管梗阻,反正都要麻醉置入透析的中央导管,顺便把人工输尿管手术做了,这样透析效果好。他们把这叫做小手术,看到它腹部一指多长的刀口,和脖子上被切口的血口,我觉得小四被杀了。开膛破肚抹脖子。
这几天,我每想到这个细节,就撕心裂肺。从透析室心脏骤停,到晚上8点离开医院,弥留的几小时里,我一直哭着向小四忏悔。如果它不是我的猫,不是在心急如焚,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我稍微有几秒的理智,都应该问医生:为什么必须做人工输尿管,先做透析不行吗,做了那么大的手术,它还有耐受力做透析吗?
然后这2天海柴角,我见到医生,就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猫,为了钱吗?我第一天就交了1万5,够透析3次的钱了,不会跑单的呀。为什么插入一个大手术,透析还没做就用掉一万五。让它火化时,身体里带着人类耻辱的昂贵的人工管。
手术是跟你商量的了赋红雪。每个医生的方案不同。如果救过来了,你肯定不会这样说。他们冷冷地回答,我哭着离开。甚至司机也挺医生,说,他们跟你商量了呀。我对他恨到极点。一只最喜欢他的猫,总爬上他的腿对对子大全,求摸求抱,比我还亲的猫,他都不同情它的猝死。
我知道,他们还会说,那你就不要求我们救猫,你自己救。
终究是我害了猫。没人会承认是他们刻意引导,让我同意了杀猫。医院的新机器,总需要更多的实验品。我们是被实验的那一个。
身为人类,我是自私的,卑劣的。
小四被抱回家,拿我当亲妈妈时,我以为我是最爱它的。它才刚会爬,就总趴我脚掌上,顺着我腿,抓着我的睡衣往上爬,那年夏天,爬坏了3件丝裙。它很粘我,又淘气。
到它五个月大时,发情了,小小少年,意气风发,低头舔尾,得意地露出红嫩的小鸡鸡。我却很担忧,担心它骑老六,五个月大小母猫要是怀孕了,很容易难产而死,就算引产也很伤身赵瑛昊。我战战兢兢盯着它俩,一天夜里半睡半醒,看见它骑到老六身上,老六正尖叫反抗,我立刻冲下床,把它扒开。第二天一早就带它做绝育了。
绝育叫做去势。做完回来,觉得真的“去势”了,它一改活泼自信,额头有了川字纹。这是我对它的第一次伤害。我没有想办法,等它再长大点,只因没条件隔离,就去掉了它初为男人的快乐。这次绝育也为它的尿结石埋下隐患,因为做得太早了,还没发育成熟,加上手术对心理的伤害,它的抑郁期开始了。
它不再当面亲昵我,不让我抱它,只有我睡觉时,会钻进被窝给我暖脚。喜欢在我看不到它的地方,依恋着我。
绝育的创伤还导致它一出门就发生应激反应。有两次去医院打完狂犬疫苗回来,它不停喘粗气,伸着舌头,狂躁不已,都是被我连夜送到医院打脱敏针,又输液又安抚。好几天才缓过来。其中有次,它都绝食了,我怕它再去医院会崩溃,让医生上门,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它没事40米长刀,不要逼它吃东西,等它自己安静地缓缓。那之后,它几乎不吃肉,看见肉,走开,哪怕被罐头的香气吸引,舔了几口,就会吐。
它是一个太敏感,太脆弱的猫,一点创伤都会写进记忆里。应激时被迫吃肉,见到肉就吐。以致它长期只吃干粮,更为结石埋下祸根。
知道它记恨我决战天策府,我和它相处时,也会为小事生气。比如它一度喜欢咬充电器的线,我买一根它咬一根,气得不行,用胶布缠线,抹上风油精。它有一段时间,还特喜欢半夜三四点,在屋里横冲直撞狂跑,飞越过床时,把我的脸当脚垫,眼皮和脑袋都被它爪子掀出血,气得不行,我就呵斥它,不许它跑。后来,它不跑了,老钻到床单底下睡觉。让你见不到。担心它不运动,对身体不好时,它就不运动。因为呵斥过它,不让它跑。
还有一段时间,它喜欢玩钱币,把我藏在书架上杯子里的硬币掏出来玩,放多高都能掏到,藏多好,都会想办法掏,掏出一枚来,在地上当足球踢半天,半夜里弄出声响,让我失眠,又训斥它一顿,把硬币没收。玩不到钱币,它又会把书架上的袋装干花扒拉下来玩,玩时发出呜呜得意的声音。
我俩一度就是叛逆期和更年期的关系。临终前,我一直跪求它原谅:妈妈对不起你,你喜欢做的事,我都不让你做蔡远航前妻,让你不快乐,我是个专制的妈妈,我不懂爱你。
嗯,我就是那种自以为对孩子好,为孩子着想,实则无比自私的妈妈。
去年北海居,大猫爆发猫癣,它和老六耳朵上也出现黑点,让我神经紧张,看见它用爪子挠了几次痒痒,就以为它身上也有猫癣了,而抱到医院,把它全身绒白发亮的毛剃了,却只看到很不起眼的一个小黑点,而剃毛导致它皮肤暴露面大,反而容易感染,就这么长出若干猫癣,受了几次洗澡的罪。之前怒海威龙,它最喜欢那身皮毛了,每天花很多时间,舔得干干净净,像绅士一样在乎穿着。我却把它最漂亮的“礼服”扒了。
遇上我,真是它的不幸。死在我手里,是它的宿命。
可是它这次生病之前,有一两个月时间,对我很好,跟我很亲昵。我吃饭,它会坐到我腿上来,我躺着,我会坐到我胸口,我上厕所,它也跳上来。甚至,占着我睡觉的枕头,就为了整晚捂着我的脑袋睡。我没意识到这种“反常”是它生病了,受宠若惊地珍惜着庄岩。尤其在网络撕逼的漫长几个月里仙路烟尘txt全集下载,它的亲昵像在安抚我,不想我太焦虑。这让我疏忽了一些细节,比如它有时吐黄水,时不时舔嘴,我只当它肠道不舒服,给它喂益生菌,不吃就硬抹到它嘴边。甚至最后半个月,能感觉到它消瘦了,也没当回事。一是被网络上的撕扯困住了,失去了以前对它的敏感,否则,以我小题大作的神经,早就带医院去检查了。二是它的主动亲昵,掩饰了它的痛苦,直到忽然一天,发现它整天睡在箱子里,隔天夜里,又忽然发出奇怪的叫声,呆在厕所里不出来。我才意识到它可能生病了。可是天赋图腾,它还在隐藏,路过水盆,还会闻闻水,路过砂盆,还会嗅嗅,打开水龙头,它就跳上来,吧嗒吧嗒狂喝水。喝完水,我从它眺望窗外的眼神里,看到与往不同的东西,一种无力,颓废,才惊觉。
一夜没睡,一早送到医院,医生摸了它的肾,说肿大得厉害,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关心它舔嘴是啥毛病,口腔溃疡要怎么办?(完全不知道这就是急性肾衰的症状)问我它最近尿尿如何,我也回答不上来。平时它不尿床不尿血,砂盆一蹲都是哗哗啦啦的,什么时候尿少或者无尿,我根本说不出来,因为其他两只猫有尿,砂盆每天清理都是团团。当医生说肾积水严重,肌酐1800,不能输液,要转院透析时,我脑袋是轰隆隆的。怎么会?有生命危险了?
只过了30多小时,它就走了。
它在我怀里哽了几下喉咙,蹬了几下腿时,我还不知道是最后一刻挣扎。过了几秒,霍晓红手机照瞳孔,才知道放大了。过一会有个女生破天荒给我打电话,说她要解释一件事,很急的样子,我麻木地说,我的猫10分钟前走了,不想说话。
这时,网络上还热闹着,还在等待我与人撕扯。我却像闷到水底。骂死我,也不想反驳了。黑死我,也算了。那些无休止的争论,带来了什么?输或者赢,都换不回小四的生命了。它怕影响我,怕我担心,连生病都忍着不告诉我。它心疼我,看我夜里经常不睡觉,看我生气张凡俊,只会偎依着我,抱着我。哪怕我做过那么多伤害它的事,剥夺了它那么多快乐,它在最后日子都原谅我了,以小小的身躯,给我最包容的爱。
这让我更加不能原谅自己,原谅人类。
失去的惩罚是永远的。
打赏可加我微信:bujiav12345 或者扫二维码转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