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司令部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4-4) 从反亚裔细分到华人组织的未来-北美华人之声

作者:admin 2017-02-21 23:23:26 标签:
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4/4) 从反亚裔细分到华人组织的未来-北美华人之声

第五,SDAAFE的疑似转左与亚裔细分的说明文章.
华人左派著名活跃人士,常年战斗在宣传阵地前沿的笔杆子Steven陈圣人表示流性人,SDAAFE在加州三大华人右派组织中江川美奈子,相比南加TOC和北加SVCA死亡骑士盖伦,是最“温和”的,感觉这得算某种褒奖了高一零班。“温和”当然不意味着缺点,“温和”是一种外在的态度,而决定外在态度的,是内心的理念和期望。虽然SDAAFE文章中流露出来的某些倾向令人感到忧虑,但他们的行动力和努力是值得许多华人组织学习的,比如对颇受争议的吉晓玉的支持,又比如他们最近作为原告之一起诉SD学区违宪引入伊斯兰教育课程。
记忆中,SDAAFE的一些动向在2016年9月参加UCA大会前后已经出现了,其中一项是拒绝承认UCA领导层对肤色AA的支持倾向,理由是“网页上可没那么写”, 虽然我们都知道UCA的几个荣誉主席是亚裔细分的始作俑者而UCA的许多踊跃捐款人是AA的歌颂者。当时陈述的理由大体是“政治首先要有交流的渠道,比如犹太人并不是只跟一党联络,因此华人虽然和共和党理念更接近,作为整体来说还得要有一部分人跟民主党建立联系,相互促进才能整体促进华人利益” 呵呵,不得不说,发明这套说法的人本是为了给华人民主党缓颊,这当口引用这话却有点解释用力过猛,看看华人投票比例和在两党那边的组织和精英的数量质量和资源就知道,当前真正需要多建立多投入的正该是共和党一侧啊!再说啥叫“建立联系”?难道建立联系就是拿本来就很有限的社区资源继续培养一些服从族群政治理念难以维护社区利益的华人议员?犹太人的例子也有些不类,他们当然两党下注,可他们的国会议员基本都是民主党啊,这例子还经常被一些人拿来佐证华人就该跟着民主党走呢。不过当时就有网友评论:这和当年汪精卫的口吻很像,汪说一定要跟日本保持畅通的交流渠道,这样才能保全中国,所以后来陈璧君致死不接受建立了南京伪政府的汪精卫是汉奸。如今驴象两党当然不是敌国,但这条评论的核心仍然成立:建立良好联系和交流渠道绝不等于就要有一些人投身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更不能当借口,拿着社区资源去支持损害华人基本权益的人。
至于SDAAFE的疑似转左信号,今年也不是第一次出现。比如在2月8日劲浪体育,SDAAFE出了一篇“关于加州学区‘亚裔细分’表格的说明”, 大意是说学区根据CA Gov. Code 8310.5收集细分数据是有法律依据的,Gov-8310.7的数据收集也可能是有法律依据的, 而去年大家阻击的AB1726只和Gov-8310.7有关,和Gov-8310.5无关。 但文章中却没提到以下事实:由于联邦法律要求只填到Asian, 而加州Gov-8310.5的11个二类细分并不强制收集数据,Gov-8310.7的强制性21个二类细分数据收集也仅限于两个非教育类部门,去年AB1726本欲将教育项纳入Gov-8310.7的强制细分收集,但被加州亚裔华裔社区成功狙击,所以现在任何加州学区强制搜集细分数据的行为和表格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无论学区以Gov-8310.5,Gov-8310.7或者AB1726为依据,家长都完全有权要求“Decline to state”或类似选项!至于究竟如何填写,我们在传递尽量全面信息的同时,尊重个人选择邹鸿成。
但真能说AB1726和8310.5完全无关吗? 如果只看这个法案文字无畏号墨菲特,似乎说的过去玉佛城,可AB1726原稿不就是要在教育医疗部门强制执行包含8310.5细分在内的8310.7细分条目吗? 再查查AB1726法案的前世今生,这个“完全无关”的说法就有自欺欺人的味道了毒蛇列车。这8310.5里的细分来自于Mike Eng(伍国庆)和Ted Lieu(刘云平)在2011年通过的AB1088;这个AB1088本身就脱胎于他俩2010年未通过的AB1737(从AB1737里删除了想要强制执行的加州部门,以退为进);这个AB1737跟2007年Ted Lieu被否决的强制细分法案AB295比,差不多但把教育塞入了强制执行部门。所以,AB1726跟从AB295开始的一系列法案一样,都是细分亚裔计划的一小步,其鼓吹者的目的从来都是为了强制细分。既然AB1726也是计划中的忠实一步,又怎能说它跟计划中已经实现的Gov-8310.5没有关系?
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亚裔细分和肤色AA配套全面推行就是新时代的排华法案,将使华人子孙基本教育工作生存权益遭受永久性的损害,再也不可能象上个世纪重视了千年教育的犹太人被藤校排挤时那样想方设法将孩子送进更好的大学了,一旦生存空间被极大压缩,再侈谈“学习犹太人”就成了无本之木。所以当前反细分要先让学区对Gov-8310.7的执行名存实亡,下一步投诉抗议加州大学早就私自进行的族裔细分,为最终在法律层面废除Gov-8310.5和Gov-8310.7作准备携美傲世游。
最后乘这个机会,简单聊聊对美国华裔社区参政议政组织未来走向的看法。
过去两年,华人社团的政见分歧和分裂没看到多少弥合减少。翁其钊相反地,伴随2016总统大胡兰春选,华人微信群和组织间的分裂持续深化扩大,至今不休。这点SDAAFE的作者看得很清楚,其它右派组织看得很清楚,左派组织也一样看得很清楚,尤其是彼此内部的分裂斗争。
怎么办?摆在所有人面前的这个问题,注定没有统一的答案。美国社会在撕裂,共和民主两党都在内斗,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互相理解不能,族群矛盾加剧...... 华人圈的这点事儿,也是整体美国大环境的折射。那么,虽然强求团结是不可能的,但大环境的变动必然会诱发华人圈里相应的变化。比如大选时某些桑德斯(Sanders)支持者转投川普,最近一些支持民主党的华人在反庇护提案上也显示了和右派相近的可合作倾向;再比如华府某些共和党建制派宁愿选择和民主党合作,也要和川普及支持者划清界限,类似的如果有哪个华人右派组织或个人转向—此处均是泛指--乃至分裂出新组织,毋须惊奇;假如哪个党有一天崩溃分裂产生新党,华人组织中的裂变也一定如影随形,很可能还更多,那时的“江湖风雨”恐怕远非眼下可比。愿有志于维护社区权益与国家长远利益的诸多华人义士,到此还能不掩初心,低头努力,不断探求更有效的华人参政模式,直待云开月明之时。
[完]
注:作为一个喜欢关注华人社区组织动态却又没有组织关系束缚的草根二炮司令部 ,写这样的文章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尤其当明白自己见识与写作能力有多糟糕的时候。轻易便得罪一整个协会是妥妥没跑的,若能成为坐井观天蜀犬吠日看人挑担不吃力的样板,已是很好的结果,该惊喜地去烧香还愿了。在此特别认真谢谢SDAAFE文章的作者(们)悟剑声,不仅感谢他们在华人参政方面的探索和贡献,也感谢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能把近来一些想法整理写出。我这人如今思维比较直线简单,因为对语言宣传的巨大力量有着太深的戒惧,所以对一些感觉不太妥当的地方难以保持沉默,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毕竟理解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等于就一定会赞成或支持,无论是鸿鹄之志,还是稻粱之谋。最后,诚挚感谢付出大量耐心与时间阅读冗长草稿并提出宝贵修改意见的多位草根群友! ?
参考阅读:
“理念第一”的原则与“大家只是观点不同” ---- 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1/4)
“族群政治”与华人“大团结”不可兼得 ---- 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2/4)
与参政人士的合作原则 ---- 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3/4)
点击标题下的“北美华人之声”字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最及时,最犀利,最有见地!在嘈杂的信息海洋中,为您奉献最有价值的内容!
欢迎投稿:tuiwen@outlook.com,您的真知灼见,要让世界都听得到!

喜欢我们?欢迎长按下面二维码打赏鼓励(安卓手机用户,请直接点本文下方的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