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泉吟简谱一场算计,我莫名其妙在大伯床上醒过来,大票人将我捉奸在床-小书讲故事

作者:admin 2015-08-10 09:58:27 标签:
一场算计,我莫名其妙在大伯床上醒过来,大票人将我捉奸在床-小书讲故事


第一章和他做是不是特别爽
康君瑞高大帅气、多金大方、幽默风流;
他是我高中同学、大学学长,还是我的……前夫!
辗转两年半,我们又坐到了同一张桌子上,但这回,摆在我面前的不是离婚协议,而是活动企划书。
现在,他只是我的客户。
他代表的是港市著名的‘康臣’集团。
我身后则是S市同样著名的‘宏心’企划。
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身为新任总监的我必须再干点‘大事’出来,所以,面对这个对于我来说有着‘血海深仇’的男人,我得保持冷静。
尽管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贱……
“这次的活动方案听贵司负责人反馈是已经通过了的,不知道这次……”
‘啪嗒’一声,他放在桌上的手掀开了火机的盖,修长的指令人恍神;
而他,嘴边正噙着一抹戏谑的笑!
我忍了忍,继续保持了微笑:“所以,如果您没有什么别的意见的话,咱们可以签合同了。”
这种话一般情况来说,不该由我方主动提,得让对方心甘情愿的要求签约,但我真的……
忍无可忍!
又是‘啪’的一声,火机盖被他关上了,他歪扭坐着的身体轻轻动了动,笑容忽然就灿烂了起来……
康君瑞是个妖孽啊!瞧这唇红齿白、小脸白肤的;
太让人生气了!
我终于忍不住,张口就:“你……”
‘啪’的一声,我的脸麻木过后一阵火辣辣,应该是被打到耳门了,脑子竟然嗡嗡作响,这是用了吃奶的劲儿了吧!
但我只想知道,这特么到底是谁?
飞快的一转脸,迎来的却是一壶茶水,这热度……跟沸茶基本上没多大区别,烫得挺刺激。
我才被呛到轻咳了两声准备反击的,没想到,来人却更快的开口,她一边漫天撒照片一边尖着嗓子冲我吼:
“许亦宁,你这婊得挺高级啊,婊到我头上来了,为了钱不择手段了?那你怎么不直接去卖啊!”
那些照片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我眯眼一瞧;哟,竟然都是我和欧阳润见面的场景……
半场都不缺啊!
再抬头看向这个嚣张女人,嗯,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唯一不足的是……乃小了点儿?
她见我打量她,好看的眼眸里蹦出无限的怒火,她用极其讽刺的语气怒笑道:
“哦,我知道你许亦宁,你给康臣做媳妇儿的时候就绿了人家一头被赶出来的,还不学乖?现在竟然又做起小三来了!”
打蛇打七寸,伤人戳软肋。
这一招,这女人用的极好双面情人,尤其是……康君瑞此刻就坐在我对面的情况下!
屈辱、羞耻、怨恨,一下子统统都冒了上来,我下意识就有些慌乱的朝他投去了一眼;
嗬,康君瑞可不就正在盯着我吗?
那阴鸷的眼神剜着我,一如当年他掐着我脖子问那句话的样子。
他说:“和他做起来是不是特别爽?”
记忆里那些屈辱的过往统统往我脑子里涌,我忍不住的胸口就剧烈起伏起来……
第二章做了小三啊
不知道是‘康臣’的名号引得了人们的注意,还是这种狗血的戏码让人青睐,店里的人开始冲我们这边投来目光了;
老子气得拍案而起,直逼那女人门面!
我一米七二的大个纵使不穿高跟鞋也比这女人高,她被我的气势吓到,忍不住的缩着脖子后退了一点!
“给我道歉!!!”
女人一听说‘道歉’这两个字瞬间就笑了青木原树海,她玉臂互缠在胸前,一副讥讽的样子摇着头:
“这年头,婊子都这么光明正大的立牌坊了宝拉巴顿,许亦宁,让我道歉可以,我就问你,你跟欧阳润是不是男女朋友!”
虽然是前阵子相亲认识的,但……“是!”我回答的理直气壮。
女人一摊手,跟说脱口秀一样的还跟店内的‘看客’去了视线:“这不就得了?”
“你跟他是男女朋友,我跟他是夫妻,你说我俩之间谁是小三?”
众人一片恍然的‘哗然’!
然后隐隐的,我像是听见了他们议论的声音,比如,狗改不了吃屎,绿了前夫又来做小三……
尼玛!
老子实在是气不过了,拿了手机就拨了欧阳润的视频电话,他接的挺快,在那头笑着:“难得你主动找我!”
我把视频猛地往那女人脸上一转,我大声道:“欧阳润,这女人说是你老婆,你解释下!”
那女人却气急败坏的一扭身:“我跟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就走!
也就是这女人说话的空当,欧阳润在那头笑:“我没结过婚的!”
可惜了,除了我,谁也没听到;这女人明摆着就是来砸场子的。
“许总监,这案子还谈不谈啊?”
一直保持缄默的康君瑞发话了,低沉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此刻全然是不耐,好看的眉毛颦着让人无端生出畏惧来爱起程!
“不谈我就走了!”他一合西装的衣襟,动作潇洒的作势要离开。
理智回归,不行,我的升迁之路需要‘康臣’这一单!
于是,我挂掉了视频通话,带着一身的茶水和狼狈重新坐了下来;
捋捋蓬发上的茶叶,我再次认真的开口:“对于这次宾客的布局,我们……”
“许亦宁!”
“嗯?”
我抬头,就见康君瑞这座大佛从一直背靠沙发座的姿势微微前倾,气场也慢慢朝我靠拢,歪着脑袋像是打量了我很久……
他突的邪魅一笑,张口就嘲讽:“做了小三黄植诚啊!”
“这两年多,你堕落的可以啊!”
某根心弦被狠狠的挑动,‘啪嗒’一声弹回去,鞭挞在心房上,狠狠的疼。
堕落?
他竟敢这么说!
猛地站起身,我操起桌上的茶壶就想往他脸上泼,一上手却发现是空的,哦,茶水都在我身上呢!
气急了,我干脆一茶壶丢他脸上,他的头一偏,潇洒的躲过;
那茶壶却顺滚着往下,然后‘啪’的一声四分五裂。
康君瑞脸色一滞,面露狠色,红唇开合着:“这茶壶很贵的,你赔!”
对了山西中宇吧,这间低调奢华的‘香舍’隶属‘康臣地产’。
我冷眼冲他笑:“我赔?我呸!”
我拿着策划书大步往外走的时候,康君瑞悠哉的冲我喊道:
“我在港城只有一个星期哈!”
第三章AD钙奶
“我在新开的泰料馆订了座,听朋友说还不错!”
欧阳润人如其名,性格温润,行为举止透着极高的修养,让人觉得舒服;
难得的是,人也帅气!
和他见面是一种享受,平常我自然乐意去的;但今天……
“抱歉了,心情有点不大美妙,改天吧!”
“这样!”他的话尾轻轻挑起,二泉吟简谱我甚至都能想象他视角四十五度、抬手摸鼻子的模样;
嗯,美的!
可能两人还不够熟,他惯常不会勉强我什么,于是,也就低声笑着说了声‘好,那下次’!
他语气捎带了失落,听得我心里有些歉疚,但最终,我没让自己迁就!
要怪就怪康君瑞。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应该在高中就一刀结果了他!这一气就气到了晚上。
脑子里全是过去的事,实在有点想不通!
晚上就约了俩闺蜜出去撸串,到的时候却只又有龙茜一个人的身影。
我一扯西裤落座,薅了一把板筋在手里:“吴凡今天晚上又加班手术?”
龙茜一嘴油渍的点头,抬手递了一板哇哈哈AD钙奶给我:
“男同胞的专属手术,啊!怎么都喜欢晚上跑去做啊!”
哦,包皮手术!
绷着的一口气喷了出来,我不自觉带了荤意:“晚上看不见尺寸呗!”
“咦,你个老司机!”龙茜故作嫌弃。
“又不是十八岁的姑娘了,我纯情不起来啊!”
我一边说一边抽出吸管来不拆外包装,直接一一插上吸管,抱着一板下口,跟吹排笛一样。
龙茜是个强迫症,每每瞧见我这样都抚着额不忍直视:
“宁啊,你能不能稍微勤快点儿!”
我对外宣称我这习惯是因为我懒;但其实不是,当初和康君瑞在一块儿,他总说他‘小弟’有AD奶这么粗;
我听不过去了海岸救生队,拿着一比……
天呐,还真有!
从那儿以后,我喝AD奶就有了阴影,单瓶拿着就像……反正我就这么一板板的喝了。
最气人的是,康君瑞还死活说这话是我先说的,我半点印象都没有!
一想起康君瑞,我感觉我的脸立马就烧起来了,像一壶一千度的水泼我脸上了似的;
不是羞,是怒!
想起他当年手段用尽的的追我、又想起他不折手段的赖上我、更想起他婚后的那些行经……
尤其是离婚时的倒打一耙和吝啬!
越想越咽不下,我把AD奶往桌子上重重一放,龙茜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我:“咋啦这是!”
我欲言又止了好几回,跟吃了黄连的哑巴似的;只能捶着胸口咬牙切齿道:
“没事!”
龙茜羡慕的盯着我的胸,她心疼的说:“那对D长你身上真是浪费了,这么捶不疼啊!”
我薅了一把鸡翅使劲往嘴里塞,生怕一有空就又要骂脏话!
正酣战,龙茜接了个电话女相王妃,瞬间喜笑颜开,看来……蔡青来了!
就听见她小女娃似的跳着脚说:“虫虫你回来啦?嗯,是呀!”
说着电话,她竟满脸疑惑的看了看我,脸上有了些迟疑:
“哦……好呀!”
挂了电话,龙茜抓着就去结账,我手里还薅着鸡翅呢!
“干嘛!”我烦躁的问她。
“去玩呀!虫虫做局……”
这个龙茜啊,简直就是蔡青的崇拜者……
第四章广岛之恋
蔡青这人我不大愿意见,他的做的局十次我能推八次,那两次我还是看龙茜的面子。
虽然以前都是朋友,但蔡青是康君瑞圈子里的人;
而康君瑞,是我的仇人!
这次,我更加不乐意了,康君瑞来港城了啊!蔡青做局十有八九他是在的……
龙茜正在拦车,我连忙拉住她:“茜茜,我不去,回家了!”
“哎!”龙茜一把薅住我的胳膊,小可爱的脸上满是乞求:“去嘛去嘛,我一个女的每次都很尴尬啊!求你啦!”
我头一偏:“不去!”
龙茜长得小巧,这么会儿跟猫咪一样搂着我的胳膊蹭啊蹭的,可让人心疼了;
我心一软就叹了口气:“行吧!那我要是不爽就提前走了哈!”
“OKOK……”
蔡青的地盘叫‘奢夜’,一个连锁娱乐城,通常就是他们一伙二世祖带了妹纸在里头玩儿,奢靡的厉害!
曾经我跟着康君瑞也是常客,但现在,我只要踏进这地方就浑身不对劲,恶心!
那么风流的人啊!在我面前装的滴水不漏,我怎么发现的那么迟呢?
这婚我还离迟了!
不对,压根就不该结。
穿过走廊暧暧不明的灯光,龙茜拉着我推开其中一扇,里头男男女女的嬉闹声立马就灌了过来;
蒋伟毅那‘骚货’正拿着话筒唱byond的《光辉岁月》,嚎得还不错;见着有人进来,定睛一打量,笑了。
歌也不唱了,他扭头往里头某个位置一示意,故意就着话筒说:“嘿,宁宁嫂子来了哟!”
语气轻佻至极。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康君瑞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就坐在偏里头的位置;
听见这话,也就冷漠的朝我这边递了一个眼神,再回头,立马嘴角含笑的继续和人说着什么!
嗬,原来身边坐了个美女啊!
而且,还挺眼熟!
莫不是当年那群后宫之一?
这样一想,他还说的没错:他是挺长情的哈!
我现在就不爽了,所以我干脆转身就走,龙茜这个叛徒立马就抱住了我:“宁啊,坐会儿坐会儿!”
蒋伟毅见两头不讨好,不要脸的嬉笑着又说:“哎呀,我该死,说错了,宁宁姐!”
既然是蔡青做的局,这么时候他自然会站出来,人模狗样的冲我笑:“好久不见了,到底都是朋友,坐坐!”
龙茜惊喜的一跳,挂在蔡青身上软软的笑着:“虫虫,好想你哦!”
蔡青抱着她冲我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不想显得太小气;轻咳一声,找了个空位坐下。
康君瑞的‘四人帮’今天来了三个,跟故意的一样,大家玩笑一堆;
我就是个外人!
忍啊忍圣导师加点,才十多分钟我就想尿遁,蒋伟毅却突然递了一只话筒来,我抬头一看屏幕《广岛之恋》。
这是我和康君瑞的必点曲目,曾经我还不经意的笑:“听说唱这首歌的情侣都分了!”
果然,马翠霞都分了!
康君瑞的声音却随着前奏完了缓缓而出:“你早就该拒绝我……”
心头一酸,我侧脸抬手就拍掉了那话筒,音响里发出刺耳的电流声,他的歌声也戛然而止。
整个包间的气氛降到了冰点,蒋伟毅却捡起话筒屁颠的跑到了那头:“芳菲嫂子你来!”
‘嘭’的一声,康君瑞砸了话筒……
第五章我就喜欢两个人的运动
康君瑞的性格很极端:好的时候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好的时候谁哄都没用,见人打人见物砸物。
混世魔王样,要放在书里,应该是第二个贾宝玉!
得亏他还有点本事地位,人家的局,这么摔话筒;不仅没人怪,还一帮子人给那儿劝;
“宁宁她就是手滑了而已,你这是干什么!”
“这不,芳菲嫂子陪着你,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瞧人芳菲嫂子,你这么闹,人家还没生气呢!”
一大撂子话下来愣是没哄着这‘大魔王’,他箭步过来,谁都堵不住。
我曾压着性格做了四五年的康太太,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要论气性,谁没有?
我霍然起身就迎着他了,拼气势,我现在不会输!
“让开!”
康君瑞冲两人一挥手,这下再也没人敢拦着他了。
他凑得极尽,陌生又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他那双眼,此刻如深渊般动魄惊心!
谁都不先开口,周围也一片死寂。
最终,康君瑞歪着嘴一咧,低沉的笑:“许亦宁,你不得了了。”
“彼此彼此!”我手握成拳;背上,已经渗汗了!
就是这么个时候……
蒋伟毅又故意拿着话筒调气氛了,咋呼着:“嗬呀,咱大舅子来了……”
为了方便遁逃,我一般都坐门口的位置,所以,我一偏头就能看见来人;
只见那人推门进来,一张帅气的脸温润如玉,听见蒋伟毅的突兀的调皮话也仍旧柔和的笑……
一身休闲装套在他身上,原本就高档,现在看起来竟然贵不可言了!
卧槽,冤孽!
大概是我们这边对峙的情况太明显,他一眼就瞄到了,那双温柔的眼瞬间染满惊奇:“亦宁?”
康君瑞的笑容愈发的灿烂……
我明白了,这哪里是蔡青的局,这明显就是康君瑞的局!
此时此刻我要再想不起来的话,那我值得一麻绳吊死;那个芳菲叠了父母的姓做欧阳啊!
欧阳润的欧阳!
呵,又输了,一塌糊涂!
话说回来,我压根就没有赢过吧!身心都输了进去……
垂下眸来,抬手一拨;我迈开步子就往门外走,手却被人扯住了;
回头,对上一双恢复平静的桃花眼!
康君瑞讥讽的示意了欧阳润的方向:“怎么着?我帮你把男朋友都约来了,坐不住了?”
我使劲一抽,没抽出来!
“还是说,你嫌人多,只想干两个人快活的事?”这话说得难堪,康君瑞却语气自然。
仿佛,我本来就是那样一个女人;水性杨花!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骚韩国邪恶漫画!
欧阳润见势不妙,皱着眉凑近了我,不着痕迹的帮着我一扯,小声的问:“怎么了这是?”
还是如沐春风的温柔啊!
我却不再享受,偏头躲开他的视线,我越过他冲康君瑞笑开:
“是呀!我就喜欢两个人的运动!”
康君瑞的桃花眼猛地一睁,瞬间就迸发出怒意来。
我倒是心情好点了大清秘史,此刻暂时不论其他,我挽了欧阳润的胳膊就笑:“去你家啊!”
“场没散,我看谁敢走!”
第六章我滚
康君瑞这一声吼倒有‘天子一怒,浮尸千里’的气势,这不,弟兄几个连门都给堵上了。
一直‘贤惠’保持着缄默的欧阳芳菲走拢过来,扯住了欧阳润,小声的劝了劝。
我心里一膈,放开了欧阳润吸血君王!
“不放我就报警!”我冲守着门的蒋伟毅低喝。
这群被宠坏的二世祖大概有着比常人更加恶毒的占有欲;不要的东西,即使埋进土里也不想被需要它的人再次利用!
现在,欧阳润被他姐扯住了桂东天气预报,我俩没法出去快活了;我打赌,康君瑞会放了我。
果然,他愉悦的挑眉、扬了扬下巴……
放行了!
意外的是,欧阳润竟然跟了上来,他跟在我身后小声的喊着‘亦宁’。
我站定回头,冲他笑:“我们谈谈!”
没找坐的地,就往他车里一坐,我先开口:
“欧阳润,你挺好,但我们不要再接触下去了。”
“因为什么?”温润的他,气息都带着安神的效果。
我偏头看向窗外,手指不安的互抠着,良久,终于鼓起了勇气:
“我自己的名声怎么样我知道,你不可能没听过。”
“是怎样?”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带了点点的笑意,我心生不爽的回头看了他,却发现,他的眼里干净的半点嘲讽都没有;
原本的愤怒,散了个一干二净!
我垂眸苦笑:“我是许亦宁啊,康君瑞的前妻,灰姑娘嫁入豪门却生不出孩子,不仅如此,最后还绿了他一头,被赶出来的。”
抿唇抬了抬嘴角,我回头望向欧阳润,故作轻松的反问:“没听过吗?”
我是被千夫所指的许亦宁。
整个港市都为之耻辱的女人!
“那你是这样的吗?”他却这样问。
我一惊,心头颤了颤;
从来没人问过我这句话,他们总是在不停的骂,不停的骂!
我敛了一脸虚伪的笑,推开车门:“就这样,不要再联系了。”
“亦宁……”
干净利落的下车关门,再不看欧阳润多一眼,我拦了车直接回家。
我妈却半道上截胡,直接让我回她家,态度维持了一贯的强硬,时候也一贯尴尬;从来不在饭点上。
到了请个坐,连杯水都还没倒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你考虑好了没?”
“什么?”
“送你妹妹出国留学啊!”
嗬,今天有杯橙汁,看来花了血本了!
但,糊弄不了我,我抬头就笑:“我凭什么呀!”
“你这孩子!”老妈好看的混血脸上变得狰狞起来:“你那么有钱,供你妹妹上个学又怎么了。”
“她是你继女,不是我妹妹!”
“你……”
“其次,我是有钱,但那是我在康家那个狼窝里滚刀山下油锅得来的龙岩天宫山,他姓尤的父女俩跟我非亲非故,我不乐意给。”
老妈伸手把橙汁杯夺了过去,嘴脸透着吝啬:“你这一毛不拔的东西,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白眼狼,只顾自己逍遥快活,不顾他人死活。”
“他们是别人吗?都是你的家人呐!”
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反驳道:“真是我家人,也不会容不下我了双龙出手。”
“你……”
“我知道!”我咧嘴笑:“我滚!”
还没出门呢,‘嘭’的一声,一只拖鞋就扔到了我的头上……
往期精彩推荐

男人最在意女人的8个第一次,你还剩几个?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
她嫁给他三年,他一根手指都不愿意碰她,最后那一晚,她强迫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