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尔·埃哲顿一句话让曹操得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再诸侯 贾诩不亏毒士之称-奥秘之旅

作者:admin 2016-11-18 03:16:31 标签:
一句话让曹操得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再诸侯 贾诩不亏毒士之称-奥秘之旅
董卓带着吕布等人跑到长安之前卢美美事件,留了段煨、董越、牛辅三员大将守住洛阳通往长安的三处关隘,吩咐三人要相互支援,打不过时候可以向长安申请援助。谁知还没有申请援助的机会,老大董卓竟然挂了,段煨一看不好,举旗投降了朝廷。董越还没有来得及投降,吕布派的李肃就攻打他的城头了。董越在城上喊,别攻了,我出城投降好不好?下边没有人理他,只顾着立功呢。董越一看这阵势,就从后门出逃投牛辅去了。现在,就剩下牛辅了。
牛辅也想投降,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可是自己投降估计也是死因为自己的身份不一般,谁让自己是董卓的女婿呢。靠,这是什么世道,原来是靠山,现在却连投降都不能。牛辅郁闷得要死,在城头上徘徊,惶惶不可终日逮捕小逃妻。当他听说吕布亲率大军来攻打自己时候,他决定不再徘徊了。自己怎么能打得过吕布?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啊朱琦郁,于是朝天扬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牛辅抛下了一切地位和“荣誉”骨瓜提取物,带了几位心腹和珍珠玛瑙,逃了。结果被贪财的心腹结束了性命,大伙把钱一分,散了。
领导跑了,群龙无首神童庄有恭,眼下还有三员猛将—李傕、郭汜与张济这三人没有主心骨,投降呗,反正我们又不是董卓的女婿,会有一条生路吧,就派出使者去长安了自动售菜机。谁知这个使者再也没有回来,因为王允把他给杀了,王允杀他的时候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第二个凡是:凡是凉州籍董卓部属,一律不赦!
三人军事小组一合计圣光使者,总之是没有活路了,决定散了兵马分了行李各自回家各抱各妻。这个时候,有一个凉州人跳出来阻挡住了他们的打算。这个人叫贾诩。
四十五岁的贾诩吃过的饭比这三个人见过的面都多,他对局势做了冷静的分析:你们三个人要是散伙各自回去,一个派出所所长就足够歼灭你们,到时候还是流亡天涯。横竖是要一死,不如大干一票,。
直接杀进长安去。长安那伙人大多只吃喝不管事,杀过去,开始流亡生涯的怕就是王允他们了拳王之王。革命才是硬道理!
三人军事小组一想,事情是这样的啊,为什么我们老想着回高老庄呢?于是重新集合军队,重燃激情,像输红了眼的赌棍,押上整条性命再玩一把——军队直开长安。一传十,十传百葆斯奴女装,等军队到长安的时候已经收集了董卓残部兵力十万还多。这十万凉州兵,乔尔·埃哲顿将长安团团围住,一层又一层,纵使吕布有天大的本事也攻打不下。守军中的投机分子不少,吕布手下的一支川军想着一直打下去,这苦日子何时是个尽头,就开了城门放凉州兵进城了。
吕布失了城门,又展开巷战,不利,只得骑着赤兔马逃走。吕布朝王允喊,司徒,我的马快,上来我们一起逃出去。
王允摇头微笑,你去吧,去开拓一片新的天地。说完,他带了汉献帝上了城楼上。李、郭汜与张济三人一看天子在这里,立马围困住城楼并且质问王允:“董大人到底有什么罪过?你们把他的尸体都烧了!
王允此时依然正气凛然:“董贼之罪,数几天都数不完!
李催、郭汜与张济很是气愤,死到临头还嘴硬,但也不敢随便把王允杀掉。因为王允两位老乡,此时正在长安两边做郡长,要是杀了王允,他们俩肯定会趁势打过来。李催、郭汜就想主意了,写信把这俩人骗过来。其中有一位看破其中奥妙,说:“我们不回去还行,一旦回去,王公性命就不保槙岛圣护。”另一位不听,坚持要回:“王公有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多带些兵,趁乱取事。”于是拉着看破奥妙的一起回来。带兵多怎么了,能多得过三人军事小组的兵力吗?两人一到长安城外便被拿下。李催、郭汜选了个良辰吉日便送王允和他老乡三人上西天了。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与伍子胥老爸伍奢被杀时候的场景如出一辙绝代修真,不过结局却不同。伍奢被抓渡边茜,楚王叫伍子胥哥俩去都城伍子胥的大哥伍尚去陪爸爸以死尽孝,伍子胥则逃走,到处借兵攻打楚国以活尽孝。一样孝心,两种孝道。可惜王允的老乡同样看破了玄机,却都没有伍子胥的勇气,只好一起受死。
结果了王允金隅时代城,三个军事小组方心满意足,接下来身心轻松地干了两件事。
头一件事是个小事,就是三人是拿把扫帚,拿个簸箕千城破,上街上小心翼翼收集了董卓已经烧得焦透了的尸骨,放在棺材里埋掉。
第二件可不小,因为牵扯到自己的前程了,也是这次打进长安的最终目的——升官发财鬼神传奇。李催当了车骑将军、郭汜做后将军、张济当右将军,三人共同执掌朝政。三人想到贾诩的功劳,要给他封个侯爷什么的。贾诩连忙推辞。
这些都是将军们的洪福,我没有什么功劳的。”尽管贾诩多次推辞,但还是被拜官为尚书。其实贾诩不想要功劳也是在推脱责任鬼尸婆婆,他的这一计使得长安祸害又起,生灵涂炭、流亡无数,估计内心在深深自责呢。
三人军事小组的洪福确实比董卓广了不少。虽然三个人霸占住朝政,但也任用一大批贤能之士主持局面,拨款给太学院照常上课,还举行了一次儒生大考提拔上来一批真才实学之士。不过百姓的生活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在皇宫挥霍。一般老百姓照样吃不上粮食。
挥霍的皇宫生活没有多久,内部矛盾就诞生了。李催、郭汜两人因为一点鸡皮算毛之事反目,混战不断,张济带兵南下荆州谋生,天子与百官备受折磨惨不忍睹自在情理之中。外戚董承一看,时机来了便向献帝献计,于云霆偷偷和当时在兖州的曹操联系以救驾。曹操此时已经在山东、河南一带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接到董承送来的密召满心喜悦,便提了兵士来长安了。混战中的李催、郭当然打不过曹操的新锐部队,逃吧。曹操进长安,先是不断向献帝进献美食和器物一柳寒蝉,博得献帝和朝中大臣们的好感,不久,就借口长安粮食匮乏,连哄带骗把天子及一班朝中大臣转移到自己的根据地许昌。至此,献帝正式迁都于许昌。曹操毫不理会一些小角色的劫驾或者救驾行为,加大油门,开足马力,呼啸碾过扬起一片风尘。在这片风尘之中,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以曹操为中心而运转的时代已经到来党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