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乒乓乓儿歌一城湖·美文二则-大美聊城

作者:admin 2019-06-14 06:05:06 标签:
一城湖·美文二则-大美聊城
.bizsvr_0 {text-align: center;} .bizsvr_1 {color: rgb(255, 41, 65);font-size: 14px;text-align: center;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12 {font-size: 18px;} .bizsvr_17 {font-size: 14px;} .bizsvr_35 {display: inline-block;width: 300px;} .bizsvr_36 {white-space: normal;text-align: center;} .bizsvr_37 {color: rgb(255, 41, 65);font-size: 14px;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bizsvr_38 {width: 70px;} .bizsvr_39 {font-size: 15px;} .bizsvr_40 {width: 90px;float: right;} .bizsvr_42 {white-space: normal;line-height: 25.6px;} .bizsvr_43 {white-space: normal;} .bizsvr_44 {font-size: 12px;} .bizsvr_47 {font-size: 16px;white-space: normal;line-height: 25.6px;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62, 62, 62);text-align: center;background-color: rgb(255婺剧花头台, 255, 255);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48 {max-width: 100%;color: rgb(217, 33犹大之窗, 66);font-size: 18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50 {font-size: 16px;white-space: normal;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62, 62, 62);line-height: 23.2727px;text-align: center;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惠之林!important;} .bizsvr_51 {max-width: 100%;font-size: 18px;color: rgb(217, 33, 66);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52 {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大美聊城 与您同行

董四古种瓜
聊城 李立泰

网络配图
村民董四古西瓜把式,远近闻名。他的瓜不施化肥,光上农家肥,主要是大粪土肥。现在人心浮躁,不施化肥嫌长得慢,董四古的种瓜技术可申请非物资文化遗产。牛皮不是吹的,离老远就闻到董四古西瓜的清香甜味。瓜叶是黑腾腾的墨绿,瓜秧如井绳般粗,产量高、个大、皮薄、沙瓤、籽少,自然价格贵。但愿意吃的还不少。
这不,刚上市就占了沙窝镇市场,贵两毛还把顾客吸引过来了。
董四古瓜田隔三差五丢瓜。青瓜梨枣见面就咬,农村从古至今流传多少年了,摘个瓜去尝尝也不好说啥。
可是经常丢瓜,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现如今都摽着膀子过日子,总怕落到别人后边。时间一长董四古经不住了考验。
不行,我拼死拼活,自己没舍得吃个瓜!你倒是净拣好瓜摘,得想个办法。
看瓜人住到瓜庵里,困了呼噜一打,被钻了空子。轮流值班也不可能,况且还要去卖瓜,瓜田总有没人的时候。
打药!肯定管用,可瓜怎么卖啊,还不是都烂到地里基洛夫空艇 ?再说打药犯法吧。农药是万万不能使,食药局也得抓我。
可是良心多少钱一斤?老婆子说,讲良心就是傻子。
就是一分钱一斤行不,我董四古也不坏老祖宗的规矩。现在讲文明和谐友善诚信。
不过,好言相劝还可试试。他念过几册书,认百十个字,写个牌子挂到树上,劝劝摘瓜人,让他良心发现。董四古在酒箱子歪七扭八的写上:请不要乱摘瓜,想吃瓜到瓜庵来!牌子挂上像景点一样冰峰36小时,还有人驻足观看。
要写个字就没偷瓜的了,晚上也不用看瓜了,那精神真文明了私宠小妹。
董四古说,挡君子不挡小人。牌子挂出三天管用,后来仍丢瓜。
啥原因呢,董四古百思不得其解。我得罪人了?还是别人嘴馋?嘴馋不怕,瓜能管够吃。董四古眼前有几个人影儿晃荡……
沙窝镇水果店的三扒瞎眼珠贼溜溜地转悠,是他吗苍狼大地 ?我的瓜一上来,没人买老三的了,水果店的西瓜是外来货,大家相不中。
还是西瓜摊的七大巴子?老七是瓜贩儿,瓜刀亮闪闪的摆着第十突击队,烂蒲扇哗哗啦啦的呼打。七大巴子看我的眼光转了味,不是从前那样眼光暖暖的。
正在董四古调动所有的感情积累研究分析案情的时候,瓜田出事了。
董四古写的安民告示丢了。董四古想,看来得来点真格的了。
董四古又写了个牌子,挂出去。“公告:本瓜田有一个剧毒瓜。不要乱摘瓜。以防中毒。请谅解!”
这次牌子一挂,有影响,再没丢过瓜。
董四古暗自高兴,看来摘瓜人是怕死。瓜不丢了总裁借个娃,董四古心情好起来,瓜产量也日益增长。
好景不长,董四古写的告示,被别人做了修改:本瓜田里有三个剧毒瓜。不要乱摘瓜……
董四古一看,头嗡的大了,热血涌到脸上,腾地红了。
这还了得,他到派出所报了案。
民警来到瓜田跳板机,看了告示,在瓜田里取走脚印样子。经分析,涉嫌人三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上下。民警叫董四古提供破案线索,董四古说了怀疑的人,跟民警一对码子,此人八九不离十。
传到派出所问询,七大巴子大嘴一咧哈哈地笑起来照耀名利场。
闹着玩的,四哥当真了,我只是在告示上添了两笔。
董四古说,我就是吓唬吓唬罢了,谁敢农药啊!人命关天。
派出所调解批评七大巴子恶作剧,这事若认真了,你要负法律责任。七大巴子承认错误,接受批评,愿赔董四古几天不敢摘瓜的损失500元。

老爷爷
莘县 李海山
曾祖父,在我们这里俗称老爷爷,我的曾祖父兄弟四个,他排行老三,生活在社会动荡的年代,老爷爷的父亲是做布匹绸缎生意的,家里有马匹、大车。老大、老二跟着忙绸缎庄的生意皮炎宁酊 ,老爷爷从小就出去跟着木匠师傅学一门手艺,手艺学成后,在家里开起了木匠铺,木材积成了小山,当时的运输工具,就是独轮手推小车,成批量的卖到外地去。
现在我老家里,还有遗留的半成品木车轱辘。在记忆里,曾见过推的独木轱辘车,舅姥爷曾经推着车子来我家串亲戚,一边放着红薯,另一边放花生和小兔子。两边的重量得相当,不能偏,不然车子不好推。这一次见,是村子里召集村民,出工挖河清淤。都在大队部集合,有六七辆,我想,说不定就是我老爷爷做的木工活呢。曾经他们做过试验,将车轱辘放在水坑里,压上石头,放上两天两夜,将车轱辘拆开,铆接之处也全是干的。
木匠铺生意越做越大面包王金卓求,雇伙计干活,多的时候也有几十人,木轱辘马车、轿子、八仙桌子、木织布机、女孩出嫁用的嫁妆,什么木活都接。木材垛积成小山,木材放干后,做成的用品才不会变形,很多耐用的木头需要存放。
老人讲,当时社会环境不像现在高蔡手机网,还要防着土匪、响马,臧健和 老爷爷弟兄四人及雇的伙计都是长期习武之人,个个都能拿得起兵器,打上几套拳。当时有几股出名的土匪都不敢来招惹老爷爷。老爷爷不光功夫好,还是很讲义气的人,于林庄有他的兄弟父亲过丧事,过去祭奠之后,听说没有棺材,只有竹席,马上安排人爱读屋,给买了棺材。到现在有几代人过去了,他的后人们见到我们,还念及以前的恩情。
我8岁那年,父亲在外地教书,调回我们村,家里还没房子住,盖房子的时候,请来一位老人带着几个年轻人编屋笆(用芦苇编的放在檩条上的,用来承载上面的泥巴瓦块),用来蓬房顶,从早晨忙到中午,到午饭时却找不到人了。我爸去找,二爷爷叫住我爸,给他讲了这个事情,说不用叫了,到下午他们会自己来,老爷爷的兄弟安排他的后人,只要是我们家的活,不能收手工费,不能吃饭,做生意只能收个本钱,在我们还没吃完饭的时候,老人带着那几个年轻人就又来干活了。忙完后,和二爷爷说的一样,老人将老爷爷的讲的话约我父亲讲了一遍,工钱一分没要就走了。
日本侵略中国后,绸缎庄的生意立即就停了,南方的绸缎运不来,北方人也少了买卖娜木钟。木匠铺在日本军扫荡时给点着,当时鬼子的炮楼就在白马庙的西边,离我们村就两里地,白马庙是敌占区,我们村就是八路军的活动区。这次是日伪军傍晚时分进行的夜袭,点着了木材垛,并将教书的老四爷给打死了。木材垛着火,村里人都忙着救火,老爷爷将放钱的棉袄放在了木匠铺里,也被大火给吞噬了。正在绝望之余,村子里又响起了枪声,老爷爷兄弟四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家里有两支快枪,听到枪响,判断是学校那边,村里人赶过去,穿长袍的老四爷翻墙头时被日伪军用枪击中,怕日伪军重来,摘下门板,下面铺上褥子,抬起老四爷,去马庄芦苇地里躲,木材垛的大火,映红了天,走了四五里地,火苗依然能照亮人的身影,老人讲,大火着了有三天三夜才慢慢熄了下来。
小的时候,老奶奶还活着,二爷爷家里还有木把铁壳的手榴弹,拆老奶奶的火炕时,拆出了一把日式军刀,只是经过长期烟火的熏烤,只剩下前面一个刀柄,随着时间的流逝,老爷爷的故事,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少,听到老人讲的也越来越少了!


聊城晚报副刊内容以本地文化、文学创作(诗歌除外)、读书、市井类原创稿件为主打。拒绝虚假的情感、苍白的呻吟、无力的感慨乒乒乓乓儿歌,欢迎真实、有趣、有力的文字。投稿邮箱:lcwbyichenghu@126.com。


■来源:聊城晚报
联系我们:6180333(座机)
请一定一定留下再走
小编的命运就在你们手中